您好,欢迎光临! 请 |

华夏基金股权“迷雾”

作者: | 分类:旅游 | Tag:, , | 评论:0 | 浏览:9 views 
字号:T|T

  近日,控股大股东中信证券放弃股权优先购买权的一纸公告,让一度沉寂的华夏基金股权之争再生变数。经历了近年来扑朔迷离的股权变更,围绕华夏基金的股权,控股股东、参股股东及公司管理层此番的真实意图依然待解。

  华夏基金两家参股股东决意转让总计17.8%的股权。公告显示,山东省农村经济开发投资公司(下称“山东农投”)和南方工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方工业”)拟分别转让10%和7.8%的华夏基金股权,挂牌价合计不低于人民币42.72亿元。若最终以24亿元转让成功,山东农投5年前出资2380万元获得的10%华夏基金股权,总收益高达100倍。

  不过,华夏基金控股股东中信证券近日表态放弃优先购买权。

  从100%持股华夏基金到2011年51%股权“花落五家”,再到2013年两度“回购”、“增持”将持股比例增至62.2%,中信证券一直在谋求对华夏基金的绝对控股权,而此次面对优先购买权良机却选择“放弃”,个中原因何在?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尽管“公募老大”地位旁落,公募牌照价值也今非昔比,但华夏基金在业内仍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而今各股东方均不再眷恋股权,一直谋求股权激励的华夏管理层能否迎来转机?

  弃“权”的玄机何在?

  10月28日晚间,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连发公告,宣布放弃山东农投拟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转让其所持有华夏基金10%股权的优先购买权。而在另一份董事会决议公告中,放弃南方工业拟转让华夏基金7.8%股权的优先购买权。

  对于放弃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原因,中信证券给出的解释是——鉴于挂牌价对应华夏基金整体股权价值不低于人民币240亿元,以及转让股权后,不影响中信证券的持股比例及对华夏基金的实际控制,也不影响华夏基金的持续经营和发展,拟放弃该等股权的优先购买权,也暂不考虑增持华夏基金股权。

  中信证券此次面对优先购买权良机,却选择“放弃”,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2009年7月,中信证券发布公告称,华夏基金吸收合并中信基金得到批复,公告同时明确于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将所持100%华夏基金股权比例调整到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

  华夏基金的股权转让“一波三折”,直到2011年10月中信证券才宣布通过挂牌方式转让华夏基金51%股权。最终,南方工业、山东农投、加拿大鲍尔集团、无锡国联和山东海丰五家股东受让股权分别为11%、10%、10%、10%和10%。

  尽管华夏基金股权最终“花落五家”,但在转让过程中众潜在投资方或明或暗角力的扑朔迷离的剧情更扣人心弦。三年间,美国普信集团、高盛、大摩、苏宁电器、中石油、中金公司等都扮演过配角。

  不过,华夏股权之争并没有因为上述转让落定而终止。其中,手持49%华夏股权的中信证券并不甘心控制权旁落——2013年5月、11月,中信证券曾先后两度增持华夏基金,并将持股比例提高到了62.2%。业内预测,未来不排除继续增持华夏基金股权的可能性。

  不过,时隔三年后的9月19日,当山东农投发函至中信证券,拟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转让其持有10%的华夏基金股权,请对方回复是否同意其转让前述股权且行使对前述股权的优先购买权时,中信证券却选择了“放弃”。

  对于华夏基金的股权之争,从曾经的志在必得、暗中厮杀,到眼下一方欲“清盘”,一方无意“加仓”,其背后的原因何在?业内人士认为,股东方无意再眷恋华夏基金股权,除有“收割”前期财务投资成果的原因,也有近年公募基金牌照门槛降低,牌照价值褪色的因素。

  以山东农投为例,五年前其出资2380万元获得的10%股权,若以24亿元转让成功,总收益高达100倍。功成身退,理由充足。

  不过,在表面理由之外,相关股东方的真实意图依然成谜。拟挂牌交易的17.8%股权最终花落谁家,仍引得市场各方的关注和猜疑。

  截至记者发稿,山东农投仍未对挂牌时间等相关细节做出具体回应,但不容置疑的是,觊觎华夏基金股权的机构和公司并不在少数。

  “只要牌照一日存在,基金就一日不缺投资者,尤其在资产荒的当下。”华东某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的负责人告诉上证报记者,华夏基金的业内地位,其股权仍被视作一种稀缺资源,这也成为众投资界人士的共识。

  昨日,对于华夏基金股权转让事宜,上证报记者致电华夏基金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称“暂时对此不予回应,建议采访相关机构”,至于股东方拟挂牌价所对应的公司估值,作为股东间交易的当事方,华夏基金方面也不方便对此作出评价。

  管理层持股悬念能否迎来转机

  继前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宣布辞职后,2014年夏天,华夏另一位灵魂人物范勇宏也宣布离开华夏基金。面对一位位基金元老的相继离去,长期以来基金股权激励机制的缺失也成为公募基金“永远的痛”。

  “合伙人制度是基金长青根本,合伙制保障了资金集团可以不受外部股东追求短期利益的压力,始终坚持长期投资理念,为基金投资者创造价值,同时最大限度地激发合伙人的动力,使核心员工愿意长期在公司工作。”华夏基金前总经理范勇宏在其著作《基金长青》中这样写道。

  在华夏基金期间,范勇宏一直周旋于监管层与各股东方,并在多个公开场合为股权激励舆论造势,但直到两年前,他悄然作别成就他声名的华夏基金,也未能帮管理层和核心员工如愿。

  在范勇宏看来,基金股权变动的现象在基金业发展史上非常普遍,而华夏基金公司更加突出一些——过去十年共经历了七任股东。他们均在获得很好的收益后,因种种原因退出,而华夏之所以一直发展至今,只因有一个很好的团队。

  2010年的一天,某银行系基金新任董事长以老友身份拜访范勇宏,范开门见山就说“能不来基金就不要来了。”时至今日,这位也曾切身体会到基金股权激励缺失阵痛的董事长仍对此记忆犹新。

  “作为华夏基金公司而言,多股东持股、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下降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这意味着基金公司管理层不仅有更多婆家靠山,也意味着在股东博弈中管理层的发言权更大。”一位接近华夏的人士表示。

  据上述人士称,前华夏管理层在股权转让中的诉求是,向股东方争取管理层持股,但最终未果。对此,范勇宏曾表达过这样的诉求:资产管理行业是个以“人”为核心竞争力的行业,应该建立以人为核心,而不是以股本为核心的治理结构。

  事实上,范勇宏的这一理念也得到不少基金业高管的认同。深圳某基金公司总经理认为,公募基金本身就是一个拿业绩说话的行业,而做业绩就必须要有优秀的投研团队和优秀的基金经理,而股权激励是留住这些人的重要利器。

  在上述基金总经理看来,尽管基金管理层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理念,但在以股权和资本说话的董事会,其建议和理念时常受制于急功近利的资本短视,这也成为基金管理人及核心投研人士频繁变更的重要原因。

  2015年8月,汤晓东正式出任华夏基金总经理。随着多位创业元老渐行渐远,加之天弘逆袭致霸主地位旁落后,业内也对这位新掌舵人期望甚高,而能否早日实现股权激励也成为外界对其的重要关注点。

  “汤晓东能否成为华夏基金的下一个灵魂人物,很大程度上仍然要看华夏基金的股权激励进程。”一位基金业内人士称。不过,值此股权再度变更之际,一直谋求股权激励的华夏管理层能否迎来转机仍有待观察。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华夏基金股权“迷雾”》
日志链接:http://www.meiyou.org/list10/6513.html
博客名称:美优网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NOTICE1:请申请gravatar头像,没有头像的评论可能不会被回复|头像相关帮助!

皇冠hg0088